2016年7月26日 星期二

《MM9》


剛讀完的書:《MM9》

問:「為何宇宙是我們看到的這種樣子?」
答:「如果它不是這個樣子,我們就不會在這裡。」

我在,故宇宙存在。

書中由「人擇原裡」衍伸出的「多重人擇原裡」,試圖為「怪獸存在」建構一個可行的理論:人類存在的「大爆炸宇宙」跟怪獸存在的「神話宇宙」混雜並存的時空。
但是,就如同歷史的漸進,「什麼」曾經存在,但「什麼」被消滅了,「什麼」的存在就被抹煞了。
於是,建構起「什麼」的那個宇宙,就會土崩瓦解,甚至不復記憶。
不曾存在。
不管是神話、傳說、信仰都一樣,逃不過這個宿命。
「怪獸」也一樣。

小時候為之著迷的哥吉拉、長大後你還相信嗎?那個穿著拙劣的橡膠怪獸外皮的特攝演員、破壞著作工還不錯的建築及都市模型,勇然面對吊著鋼絲滑行而過的模型飛機發射出來的沖天砲?
你嘲笑,你說那個影片好假好天真,你說那個怪獸好蠢。
於是,那個「怪獸存在著的宇宙」就在你的意識中,土崩瓦解。
不復存在。

但,怪獸存在著的「神話宇宙」在某些人心中,是存在的。小時候的廉價娛樂、浮光掠影,在心中滋養並成就了龐大的並存宇宙。無比真實。

《環太平洋》的吉勒摩·戴托羅是如此。
他把巨大機器人跟怪獸的互毆,拍得如此拳拳到肉,痛快淋漓。

特攝迷 庵野秀明如此。
那個小時後把自己扮成紙箱巨大機器人、年輕時自費拍了《愛國戰隊大日本》、執導出《新世紀福音戰士EVA》這部驚世作品、但腦中念念不忘特攝片的庵野秀明,終於取得了特攝界的聖杯:最新一部《哥吉拉》電影的導演一職。

本書的作者,山本弘也是。

我也是。
***********
你也是嗎?

2015年12月15日 星期二

諸羅小記事

[從自己臉書網誌轉過來的文章]
2014/10/16。今天載小孩去學校上課路過福義軒,啊真的沒人排隊....主政者不能讓百姓安居樂業,該死。

我開到福義軒後通常就左轉西門街,然後就會經過全台灣目前最大的眷村:經國新城,這是由原來的建國一、五、六村合併而成,隸屬於空軍的眷村。

因為鄰近興業路,附近有幾家旅館,所以晚上在路上漫游閒逛的陸客蠻多的。

心中突然浮現想法:我們以前去中國旅遊時,晚上不是都會有安排觀賞類似太陽馬戲團那樣的戲劇演出嗎?就算嘉義沒有這種劇場演出好了,眷村這種大陸從來沒有過的聚落型態,為何不能好好的展示在陸客面前?在經國新城找一個空間做為游客中心,跟台北四四南村一樣設立個眷村歷史常態展示館、找眷村叔叔伯伯阿姨等輪流當個志工對來訪的陸客以鄉音介紹自己的聚落,辦個小講座或者小劇場等等。 

就當是對陸客洗腦好了,與其讓在台灣幾乎人畜無害的法輪功轉啊轉的不知有什麼效果,倒不如讓陸客看看,這個島,這個地方是如何的由混沌、白色恐怖、經濟起飛一直到現在的成果。這不就是我們該珍惜以及對外傳達的價值嗎?

就算是當成宣傳好了。嘉義不是只有茶、小吃等只能滿足口腹之慾的二流城市,嘉義在清朝時期擁有第一條灌溉水圳道將圳(1687),第一個朝廷准許興建城池的都市(1704年),台灣極少數被皇帝(乾隆)御賜改名(由諸羅改為嘉義)的都市(1787),日治時期則是個極興盛的產業都市,集木材(阿里山)、糖(嘉南平原)、鹽(布袋鹽田)、水果(鳳梨會社...)等產業而名噪一時,更有嘉農在甲子園發光發熱的奮戰(1931)。
然而嘉義市目前還是只能行銷吃(雞肉飯節是怎麼回事啊?而且還有店家端出煮得很糟糕的米飯!),貴鬆鬆不知道哪裡冒出來那麼大量的阿里山高山茶,以及目前完全看不到清晰文化論述的檜意生活村。連同林業軸帶,我聞不到木頭的味道。

聞不到榮耀的味道。

《單身踱幽谷》

[從自己臉書網誌轉過來的文章]
我蠻喜歡的一首讚美詩,小時候(忘了是在真耶穌教會(和平路)或者福音堂(吳鳳北路)學的)只是會唱,長大後才發覺,這首歌很切合我的心境啊~~趕快紀錄下來免得忘了。 我常常就是一個人踽踽獨行( 踽, ㄐㄩˇ ),單身孤影。
歌詞如下:(可惜Youtube找不到歌曲或歌唱影片啊~~我個人覺得歌曲還蠻不錯的,唱來真有獨行之感,有誰找到記得貼連結給我啊~~)
1.
主耶穌獨自踱幽谷,祂要獨行,單身孤影,
啊!無人伴祂,無人可代祂,祂要獨行,單身孤影。
2.
我們也必須踱幽谷,自己獨行,單身孤影,
啊!無人伴我,無人可代我,自己獨行,單身孤影。
3.
你必須站審判台前,你要單獨站主台前,
啊!無人伴你,無人可代你,你要單獨站主台前;你要單獨站主台前。

2015年11月24日 星期二

倉頡,亭亭-序曲

前言:

這篇文章是二次創作,發想來源是木笛老師針對龍潭聖蹟亭的「倉頡與亭亭仙子」中的人物:

https://www.facebook.com/1314Fay/photos/pb.1463223643913783.-2207520000.1448333265./1482327048670109/?type=3&theater

木笛老師的wiki: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C%A8%E7%AC%9B_(%E6%BC%AB%E7%95%AB%E5%AE%B6)

受到《美國眾神》小說與《女媧 》漫畫的啟發,我本人對於「龍潭聖蹟亭」與「具神格的倉頡」產生了興趣。我甚至找到了一些龍潭聖蹟亭的相關文獻以及古蹟修復的工作報告書,不過這是後話,此處按下。

《美國眾神》: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390817

《女媧 》:
http://reader.roodo.com/maxleaf/archives/14381913.html

總之,我寫了這篇《倉頡,亭亭-序曲》,回應這個啟發帶給我心中一點小小的漣漪。

因為目前沒有心情潤飾,因此行文邏輯仍然極為粗糙,多有謬誤,敬請見諒。

另外,本文係個人創作,版權所有,不接受轉載。

***

那麼,本文開始。

********************


倉頡,亭亭-序曲

「這……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倉頡大人?」

在倉頡左後方兩步之遙說話的是棲息在龍潭大池的黃龍神。

龍潭大池雖然說起來是「龍潭」這個地名的由來,但是黃龍神畢竟也只是個地方性的小神祇而已,以神格來說,大概就只是跟福德正神土地公那樣相同的地位。

所以面對這個已經有數千年神格、從中原渡海而來的太古神明「左史倉聖人」倉頡大神,黃龍神完全未敢造次,畢恭畢敬的站在倉頡後頭拘謹的答話。

在台灣數百年的開拓史中,一些中原大陸諸神陸續的被移民以分靈、恭請真身、民俗信仰的方式渡過黑水溝,並奠基在台灣這塊發源於崑崙山龍脈的渡海終點上。

崇拜、香火鼎盛,讓神靈持續的延續與壯大,要說神明是吞噬信徒的信仰而成長的,基本上也不為過。

基本上,有文字的地方,就有倉頡的神靈存在。然而,因為敬畏文字,愛惜文字的學識信仰而衍伸的「惜字亭」習俗,此等類似祭拜的行為讓倉頡的神靈得到了成長的機會。

尤其是建於清光緒元年(西元1875)的龍潭聖蹟亭,是台灣規模最大、建置最完整的惜字亭,這等於是台灣所有倉頡神靈體的匯集地了。可以想見倉頡的神靈在這裡可以壯大到何等程度。

身為地方神祇的黃龍神,要辛辛苦苦的跟其他土地公、將軍、王爺等一干眾神分食香火異常辛苦,在沒有特別祭祀黃龍神的儀式與廟宇的狀況下,僅能靠著灌溉用水池的身分、得到農民的感佩下,多少護持了一點神威。

還好靠近龍潭大池僅僅兩百多公尺的龍潭聖蹟亭,居然是太古神明倉頡居所,其源源不絕流入的神靈威力,讓黃龍神可以分享靈力,不至於因為香火崇拜不足而失其神性。

所以黃龍神跟倉頡大神走的極近也是可以理解的。

「自從吾等造字以來,從來只用文字記錄宇宙天地及萬物,並沒想過用文字創造出什麼實物。」倉頡喃喃自語道「縱然從古至今,世上多的是用文字辯證歪理,把吾等所創之寶用在邪魔外道之上,也有用文字杜撰出虛華不實的幻境欺騙世人,可畢竟僅為海市蜃樓,終究只是浮光掠影,不成氣候。….然而,這究竟是…..

站在龍潭聖蹟亭中、惜字亭外的倉頡,大惑不解的看著手上一件小物。

一個未成形的小仙女。

----------------

兩週前。

一個神情哀淒的婦人站在惜字亭前,手上顫抖的握著數張信紙。

信紙極度皺摺。

婦人重新攤開紙張,又輕輕的唸了一次信紙的內容。

輕聲沙啞,潸然淚下。

讀畢,靜默良久後的下定決心,婦人把信紙放入惜字亭內,拿出口袋內的火柴盒。

點火。

看著惜字亭內逐漸燃燒化去的信紙,火焰吞噬了思念的一切,婦人再也忍受不住,掩面痛哭逃去。

當時的狀況,倉頡以及黃龍神當然看在眼底。

以兩位神祇的神力,想要窺視信件內容當然簡單至極,可是倉頡自己訂下極為嚴格的規矩:不准閱讀焚毀文字的內容。

倉頡並非有求必應的神祇。

一般來說,惜字亭中化去的文字不一而足,凡舉學習練習、通訊往來書信等等文字,皆非一般信仰中黎民百姓祈求風調雨順、萬事如意、招財納福的訴求。而大部分的人也知道這些願望要到哪間廟宇祭拜方有成效,不會在惜字亭浪費時間。

沒有祈求,就無須給予。信仰也講求供需法則。

有些惜字亭就改祀道教的五文昌帝君、或者儒教的至聖先師孔子、韓愈、朱熹等。這些神祇才能保佑學生金榜題名、獨占鰲頭。老百姓們可是瞎子吃湯圓,心底算帳清楚現實得很。

至於倉頡就隨便啦,只因要化掉文字所以尊敬一下發明文字的倉頡,社會上處理社會事要圓融一點,雖然沒有實質上的幫助,但畢竟是神明,可以不得罪就儘量供著,有益無害。

但,倉頡的神力並非來自祈求者的信仰,而是來自各地書寫文字時灌注的精神以及內容而成。在這個文字大量書寫產出的時代,倉頡無須任何信仰支撐即可存在。

以現代的比喻來說,就好比智慧財產權中的授權金,你用了倉頡發明的文字(智慧財產),就得付一點代價(授權金)給發明者(倉頡)

天經地義。

於是,倉頡就坐收書寫文字時灌注的精神集中力,轉化為其神靈之力。

一收就是漫長的五千年。

所以倉頡不伎不求,無須由滿足信眾的要求而得到配饗的祭品與香火來壯大自己的神力。因此,他從不理會化掉文字的內容。而且基於對自己創造文字的愛惜與自珍,也不允許其他神祇偷窺被化掉的內容。

為此,惜字亭周圍佈滿無比強大的結界。除了少數比倉頡更古老的大神祇,比如盤古、共工或者女媧之外,即令是天竺傳來的佛教信仰中的各諸佛鬼神一概無法突破窺視。

所以,黃龍神即使好奇到極點,也沒有能力與膽量敢去冒犯及挑戰倉頡的絕對禁忌。

輕者分不到一口飯吃,溢出的靈力可能從此無法灌入龍潭大池、白白便宜了其他神祇;重者可能在倉頡盛怒之下斬斷龍潭大池的地下水脈,連棲地都跟著完蛋。

別跟衣食父母過不去。不管是在人界還是神界,這都是顛撲不破的真理。

不過不要小看黃龍神這樣小跟班的角色,他好歹也算是個神明。

不像一般掌管雷霆雨露的龍神,或者盤據東海、南海的龍王,他管轄的只是個小小的龍潭大池。

一個供給農民灌溉用水的中型埤塘,但因為在龍潭地區算是最大的埤塘,也算是個在地可以說得上話的角頭神祇。

就因為是掌管農民灌溉的神明,只是單純的接受雨霧和地下水脈的補注,然後把珍貴的水供給辛勤的農夫,所以久而久之,也沾染了農民的敦厚性格:不伎、不求、不爭。

以及嘮叨。

節氣不對、病蟲害、降雨太大(稻子發芽泡爛蔬菜)太小(作物枯死)、收成不好等等,碰到了問題除了仰天長嘆外,農民嘮叨抱怨個幾句也是可以理解的。

所以黃龍神無時無刻的都在碎碎念。這個惡劣習性在龍潭地區的神祇圈來說也算是有名了。

1964年完工的石門水庫容量之大,也著實讓黃龍神吃味不已。

再怎麼說自己也是乾隆13(1748)興建、被尊稱為「靈潭埤」的龍潭大池,短短的兩百年間,居然在附近興建起毫無神格存在的水體。

是可忍孰不可忍。

當然在讓眾神明紛紛走避的嘮叨抱怨之外,黃龍神也沒忘了打探是否可以讓自己的轄區轉到石門水庫。

再怎麼不伎不求,黃龍神也對掌理這麼大的水體動了凡心。

想要更上一層樓的小小心眼,人神皆然。

石門水庫大壩壩高達133公尺,是全台灣高度最高的土石壩,站在壩頂上可俯瞰龍潭、大溪、三坑等地區。能夠掌管此地是何等威風?

只不過,這個石門水庫乃平凡人類所造之物,非天地變異造化而成,毫無靈氣可言。一旦接管此處,自身的神格將有度滅重修之可能,除了可能被其他神祇的神威覆蓋而失去大眾信仰不說,無處不在的妖異玄怪業可能趁虛而入。百年修行極有可能灰飛煙滅。

黃龍神為此煩惱好久,而周遭的神祇同僚們也少不了遭受碎碎念攻擊,全體抗議抵制下的結果,讓黃龍神更加焦慮,這也使得龍潭地區氣候極為不穩,冬天屢創低溫,讓居住此的的百姓苦不堪言。

因此黃龍神跑倉頡這邊跑得很勤,除了被其它神祇排擠以至於太孤單以外,黃龍神也想要找機會請倉頡指點迷津,在轉隸轄區這件事上可否幫忙出點力?

「只要左史倉聖人您點個頭或者動個手指頭…….

不過看看倉頡嚴肅的面容,又看到他為了這個一個未成形的小仙女而沉思,這句話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倉頡沉思。良久,長嘆一聲,掐指盤算先天八卦窺探天機。通常可以馬上知道答案的,不過…….

太極無道,兩儀不生;八卦陣中,一片空白。

「不應?」

不該是這樣的,天地萬物生養運作,不出太極八卦運行天機,只要掌握運算之法,不可能出現無法論斷之理。

倉頡第一次感到納悶。這種異狀或許是跟婦人書寫內容有關?

「婦人焚毀之紙條內究竟書寫何文?吾應否詳查之?…..

看著喃喃自語的倉頡,黃龍神在旁看得饒富興味。從來只見倉頡嚴肅但雲淡風輕的一面,從沒有看過倉頡大人如此困窘,所以不由得話又多起來了。

「僅僅是燃燒字條的一縷青煙,竟然凝結成人形?看倉頡大人如此困擾,想必是遭遇什麼困難?哎呀~~是否讓在下為大人分勞解憂,探詢龍潭眾神祇詢問究竟發生何事?小的在想,斷不至於有鬼神有能力施展如此法術冒犯大人………

「啊!」

倉頡失態的拍案大叫,黃龍神以為自己失言,趕忙匍匐在地不敢造次。

被造出的人形!無法推算先天八卦的玄異!這…..只代表一件事!

倉頡終於懂了。

數千年前幾被遺忘的事,瞬間浮上心頭。

坐方壇之上、聽八風之氣,乃作八卦,只有「他」才能封印八卦陣;

上古時期摶土造人,而且為了補天,煉了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石頭,煉製了三萬六千五百塊彩石,剩下了一塊未用,相傳係留用以待再次煉製人類;

比倉頡還要古老的大神祇。年輕時跟隨軒轅氏拜訪的大前輩們……………

除了伏羲與女媧以外,不會有別人了。

「你們竟然……竟然…….在下令天雨粟,鬼夜哭尚且不足乎?汝等何以相逼致此?」

倉頡大怒,霎時間整個龍潭地區靈氣震撼,所有神祇感受到了強大憤怒靈力的感應而懺抖,地龍也因為這樣而翻動,引發了幾股連續的小地震。

諸神退避三舍。僅剩身旁嚇到腿軟無法起身的黃龍神仍舊匍匐著。

怒氣稍減後,倉頡又看著手中的小仙女。原本七彩斑斕的半透明身軀,肉體漸漸的穩定下來,已經可見人形。

自從封神之後,不老不死的左史倉聖人看盡妻妾、子孫及友人們的生老病死,對於俗世的一切已然看淡。只是這個小娃兒,陡然的在他心底投下了巨大的波瀾。

好久沒有這種俗世的感覺了,當然有部分是因為伏羲與女媧的介入讓倉頡吃驚以外,倉頡總隱隱覺得,跟這個女娃兒有說不出的因緣。

無以言之,八卦命盤在這個女娃兒上又被封印,無法印證推敲,就是種感覺,那種已經幾千年沒有感受過、初為人父的那種複雜心境。

對於旁邊還匍匐著的黃龍神視若無睹,倉頡把這個女娃兒的幼小身軀放在右手掌上,左手輕撫她未睜眼的臉龐。

「合該有緣。」

倉頡輕喃「既從亭生,故名亭亭。而今而後,相依為命。」

夕陽映照在倉頡的臉龐,看著這個在熟睡中誕生的新生命。

匍匐一旁的黃龍神偷偷的抬起頭來,也正在盤算如何好好的巴結當了爸爸的倉頡以及這個小仙女。

晚霞,落幕。

但故事才剛開始



--序曲 --

********************

2015年10月12日 星期一

「漫畫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本篇是2014/8/8父親節當天,我在臉書的「成大漫畫社」社團頁發的一篇短文。因著8/6~8/11的台北漫畫博覽會的舉辦,我以父親的立場發了這篇文,緬懷自己的過去,以及對三個女兒的期許。

------------------------------

「漫畫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版上的一些學弟妹們,有些是漫畫社草創初期一起打拼的夥伴們,現在大概也都為人父母了,怎樣看待兒女對於動漫的態度?
記得第一屆招生時,進來攤位的學弟妹們一臉驚訝的表情,可以理解在那個剛剛解嚴、政治氣氛雖然還有點詭譎,但是民間的活力卻開始萌芽的時期,看到大學院校居然有漫畫社團時的興奮感。還記得我剛入學時,因為沒有漫畫社而只能參加勉強跟畫圖扯上關係的美術社的遺憾,在我大四的時候彌補了。
漫畫,是興趣,是當時慘淡青春的救贖,也是這群阿宅年輕人的羈絆。
因為以前,漫畫是毒草、是墮落的象徵。是父母避之唯恐不及的垃圾、所以喜愛漫畫的,大都是處在大環境裡的稀有夜行性動物,既孤傲,又孤獨。
現在漫畫漸漸的成為顯學,漫畫也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展覽販售什麼的活動絡繹不絕。但我仍然懷念那個破曉時代的登高一呼,然後一群人從幽閉角落走出來看著日出的灼熱感。
那個朝陽曬在臉上的灼熱感,不會忘記的。
*********************
在父親節的這天,我回過頭來看看我的三個女兒,雖然還說不上宅女,但也可以聽懂並接受身為爸爸的我的宅言宅語。
並不是只看漫畫然後好笑好棒棒而以。希望透過閱讀漫畫所建立的良好價值觀:幽默感、愛、勇氣、努力、根性等等,也可以跟老爸我一樣,成為身體DNA的一部分。
然後,稍微的感染一下那個灼熱感。也許這就是我對小孩的傳承吧?
給自己的父親節祝福,也給版上各位當父親的學弟們祝福。

--------------------------------

2014年9月8日 星期一

觀掃帚神

2014年中秋,父母在晚上的烤肉時,不約而同的講到了「觀掃帚神」的習俗。

這幾天快到中秋時母親提了兩三次,父親在今天晚上也說了他小時候聽的版本。兩者有些差異,父親說那是他小時候住家後頭從海口來的人所傳誦的。

母親說的內容跟鹿港那邊的「觀掃帚神」內容相同。底下我用我的寫法,但內容是一樣的。兩則都請用台語發音

  • 鹿港禱詞版本:

掃帚神,轉ㄌㄧㄣㄌㄧㄣ,
上山來挽藤,
挽來綁掃帚,
掃帚就有神。


  • 母親版本:

掃帚神,轉仁仁,
落山去摘藤;
摘來綁掃帚,
掃帚就有神。


  • 父親版本:

掃帚神,轉仁仁,
上茄苳,八卦藤,
掃帚來觀就有神。

兩個老人家慶高采烈的述說著小時後的風俗,拿著掃帚的乩童到處亂打人、還有為了觀掃帚神,這支掃帚必須從廟裡偷拿才有用......

這些古老的風俗,連我小時候都沒有聽過,更不要說是台語已經不輪轉的小朋友了。

現在連這種陰神都在時代的更迭中、語言傳承的佚失中被抹殺掉了.....

就算是神,當人們不再傳誦、敬畏、景仰時,不用等到諸神的黃昏,就會消逝在時間的長河。

掃帚有神嗎?
從父母的言語中,我彷彿也觀到了掃帚神,拿著掃帚狂風落業的亂掃一通,旁邊小朋友們興高采烈的躲避著。

2014年8月28日 星期四

2013台北資訊月的小小見聞

這篇原撰寫於別處的文章。想想還是把他轉來這個幾近荒蕪的部落格吧!目前的目標是買台MacBook Air 11",可以實現有閒暇時寫寫一些文章及劇本的願望。


****************轉載開始***************


2013/12/7在台北電腦展碰到了兩位非常認真努力的推銷員,真是辛苦了XD


因為一胖一瘦,姑且稱為王哥柳哥吧!


***********


當天下午四點,因為已經看過展場一圈,該買的也買了,於是準備離去,在離去的動線上剛好經過國家地理頻道的攤位。

然後一個柳哥跑過來了:「大哥大哥,抱歉可不可以來幫我簽個到,就當作是幫幫小弟作業績給公司看....」

敝人向來熱心助人,沒有想太多就跟著他進去該攤位內的一個小隔間。

進去後只見一個王哥坐在旁邊,非常殷勤的說道「阿~~大哥真的很感謝你,你在填簽到的時候,我順便放一段影片給大哥看哦~~」

不等我回答,王哥就馬上開了藍光光碟機,調整一下音量,然後神秘兮兮的說「大哥你看畫面中是什麼魚?」

「魟魚啊~」我發覺有點不對勁了。

「哇大哥你好厲害!你知道魟魚尾部有一隻毒刺嗎?之前澳洲有一個鱷魚先生就是被魟魚刺死的!」

我知道這件事,不過我擺出一副「我完全不想知道」的表情。

「你看過幾萬隻魟魚聚集一起的壯觀場面嗎!?」

隨著影片的進行,兩個人的對話就更加的慷慨激昂,而且還會搭配影片中的對白。

「科學家到現在還不確定,這群魟魚為何要聚集再一起?」影片中的權威配音正經的說著。

「大哥你看!這隻魟魚跳出水面!你猜這隻魟魚幾公斤?」

「兩百公斤吧?....」我有一搭沒一搭的答覆著。

「不大哥!這隻魟魚有九百多公斤哦!你看它跳躍出水面然後~~」

「轟!」兩個人唱作俱佳的幫魟魚躍入水面的水花配音,雙手還搭配出水花濺出的誇張手勢。

我已經感動到哭笑不得了。

影片播放到最後,一大群聚集的魟魚準備離去,影片中的權威配音再次字正腔圓的說著:「最後,好像說好似的,這群魟魚.....」

「一哄而散!」王哥與柳哥再次跳起來一起吼出這句話。超歡樂的。

真是進入狀況的雙人組,我已經不知道該痛扁還是誇獎這兩位業務員了。

「大哥這套海洋世界藍光光碟只要6500元還附贈藍光光碟機!電視上看不到的珍藏版影片!大哥你有在看我們的國家地理頻道嗎?」

「沒有」(I Lie.)

換我出牌了。

「因為我家只有安裝數位電視,看不到你們這台。」

「哦」王哥與柳哥顯然有點受挫,不過沒關係「那大哥你家有小孩子嗎?」

「沒有」(Lie)

「我單身(Lie),而且我很忙,沒有時間也沒有興趣看這著....」

我面無表情的說著,面對已經被擊沉的王哥與柳哥兩位業務員。

我拍拍柳哥的肩膀:「謝謝你們的影片,我得走了」

「阿.....謝謝大哥....」

我站起來打開拉門,轉頭離去。


****************轉載結束***************

2014年4月15日 星期二

《満月の夕》



1995年1月17日,日本關西發生阪神、淡路大地震,震度7.3級。

當晚滿月。

「魂花」的中川敬做了這首歌,希望可以激勵災區的同胞們。

聽了會讓人落淚的曲調,歌詞內容卻是溫暖的舞動生命。

家園有難的時候,失去一切的人們,一起圍繞著火圈,唱歌、跳舞、彼此鼓勵,將痛及悲傷埋藏在心裡。

然後,向著未知的明天、不知何時才能完成的夢想,邁開腳步前進。

***************************


満月の夕〈月圓之夜〉


作词、曲∶中川敬/山口洋

風が吹く 港の方から 焼けあとを包むようにおどす風
風從港口的方向吹來 捲著廢墟上的火苗

悲しくてすべてを笑う 乾く冬の夕
面對所有的哀傷我們笑開來 在乾枯的冬夜



時を超え 国境線から 幾千里のがれきの町に立つ
在那(地震)之後 我們佇立在距離國界線幾千里遠的街道

この胸を振りこは鳴らす “今”を刻むため
心中的鐘擺清晰地跳動 把我們拉回現實



飼いぬしをなくした柴が 同胞とじゃれながら車道を往く
失去主人的柴犬與同伴們在路上一邊跑著一邊玩耍

解き放たれすべてを笑う 乾く冬の夕
讓一切自由 在乾枯的冬夜



ヤサホ—ヤ 唄がきこえる 眠らずに朝まで踊る
YaSaHoYa 聽到歌聲時 我們不睡覺一直跳舞到天明

ヤサホ—ヤ 焚火を囲む 吐く息の白さが踊る
YaSaHoYa 那白色的呼吸 圍著火焰跳舞

解き放て いのちで笑え 満月の夕
讓一切自由 為生命歡笑 在這月圓之夜



星が降る 満月が笑う 焼けあとを包むようにおどす風
流星劃過 圓月開懷 捲著廢墟上的火苗

解き放たれすべてを笑う 乾く冬の夕
讓一切自由 在乾枯的冬夜



ヤサホ—ヤ 唄がきこえる 眠らずに朝まで踊る
YaSaHoYa 聽到歌聲時 我們不睡覺一直跳舞到天明

ヤサホ—ヤ 焚火を囲む 吐く息の白さが踊る
YaSaHoYa 那白色的呼吸 圍著火焰跳舞

解き放て いのちで笑え 満月の夕
讓一切自由 為生命歡笑 在這月圓之夜

解き放て いのちで笑え 満月の夕
讓一切自由 為生命歡笑 在這月圓之夜

LA…LA…LA…
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