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30日 星期三

某次的縣府開標作業

因為擔任公會的學術委員,所以不知道為什麼的,對政府的標案工作就落到我的身上。

某次,縣政府開標室。

縣府的標案通常一次開個幾十標,而我們這種比如耐震初評或者綠建築查核的怪怪案件,往往就被擺到最後一標才開。

因此這種好多廠商擠在開標室內的壯觀開標作業,我通常就從頭看到尾。

一般來說,工程標案很多,比如水溝或者道路什麼的。也通常是看來像小營造廠的人來參加。

通常,如果開標結果,最低標的價格是底價的八成以下,發包中心的事務人員就會當場詢問一個問題:

"請問你們為何可以底標價八成以下承攬?"

而承包商的回答也通常很制式。

"因為我們算算覺得可以做啊!"
"因為我們自己有重機具!成本較低!"
"因為我們同時有好幾個案子在做,成本可以分攤!"

然後事務人員還是會補上一句:

"恩!此標保留,我們會寄公文請你們答覆..."

如此這般的行禮如儀。

這大概就是開標室的風情吧!帶著點緊張刺激,以及包商回答時擠出的滿臉謙卑笑容。

那陣子景氣不好,所以其實來標得承包商很多,價格低的也不在少數。

不過,接下來開一個鄉公所電腦維護的勞務標案時,事情有了轉變。

看來一個大約30來歲的得標廠商,年輕人。

隔著桌子站在事務員的對面。

開標價大約19萬左右。不高,當然是低於底價八成得標。

事務人員依舊制式的詢問:

"請問你們為何可以底標價八成以下承攬?"

只見那位年輕人吞了吞口水,然後有點顫抖的說:

"因為我不想裁員...."

霎時,整個開標室空氣凍結。

幾個尚未開標、還在等待的承包商都抬起頭注視這個年輕的背影。

承辦員顯然也呆了幾秒。

"哦...啊...此標保留,我們會寄公文請你們答覆..."

年輕人點了點頭,轉身走出開標室。

開標室繼續開標作業,氣氛也稍微轉輕鬆一點了。

開完標後,我開車走快速道路回市區。

但那個年輕人當時堅毅的回答,以及千百重擔的背影,卻一直留在我的腦海中。

久久不能忘懷。

2009年9月29日 星期二

孤帆遠影必殺技

老婆車子內的CD一直撥放著唐詩的念誦及歌曲。

其實除了編曲可以讓小朋友容易背誦外,其實曲子本身乏善可陳,尤其每首唐詩在用閩南語念頌一次時,更是慘不忍睹。

真不知道那是在推廣還是在摧毀閩南語?

我記得大一時,中文老師每當念及一首古詩詞時,會請同學用閩南語、客家話,以及其他的方言(比如說廣東話、福州話等,因為班上東南亞僑生多)念頌一次,然後說明很多地方方言其實是古中原語的後裔,所以多保留有中原古音,會讓原本用北京話念來毫無韻律以及押韻的詩詞變得好聽多了,然後韻也押得很漂亮。

總之我載小朋友去上學時,總會聽到他們在晃頭晃腦的背誦唐詩。

有一次。

三個小朋友突然在後座發出"必殺技"的叫聲。

"什麼必殺技啊?"我頭沒回、好奇的問道。

"就是"孤帆遠影"必殺技啊!"老二嘉嘉篤定的回答。

"不懂?解釋給把拔聽。"

"好~~~~!"

於是三個小鬼一齊搖頭晃腦的大聲念出:

送孟浩然之廣陵 作者 李白

故人西辭黃鶴樓,
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山盡
惟見長江天際流。

.....

於是,去學校的路上,滿車施展"必殺技"的聲音不絕於耳。

連老爸都很入戲~~~

2009年9月25日 星期五

臉書的開心農場廢耕宣言!

之前我在臉書(Facebook)上貼出開心農場廢耕宣言:

****************

農場廢耕宣言: 最近越種越無趣了。 除了一直增加的金錢外,好像沒啥樂趣;加上現在報導竟然有很多公務人員上班也在玩農場,讓我興起了不如歸去的念頭。所以我現在會漸漸的廢耕,也就是舊的作物結束後就停止,家畜死掉後也不再補充。 就讓一切歸零吧!

***************

然後今天突然興起一個念頭,幹脆就跟Plurk的概念結合,製作出一個圖案來強化我的決心:



"你已經種死五十株植物,恭喜你達成開心農場涅槃!"

我是真的不想玩了,所以就讓它真的涅槃了。

大家一起快快樂樂的涅槃吧~~~!

這是我自己合成的圖片哦!版權沒有,敬請使用!

2009年9月9日 星期三

有關第一個登月的太空人"阿姆斯壯"的笑話

轉載笑話其實不是我常做的事,不過這個笑話實在很好玩,我也為了這個笑話詢問我那美籍愛爾蘭裔的姊夫,那到底是不是真實的故事,他聽了笑話並且笑翻後,正色說道這應該不是真實的故事吧?

原版笑話是英文,我大概把它翻譯成中文,其中兩句關鍵的話附上英文原文。故事如下:

-----------------------

在1969年7月20日,當阿姆斯壯踏上了月球後,他的第一句話:"個人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經由電視轉播被全球數百萬人所聽見。然而,正當他再次進入著陸艙後,他講了句謎一般的話:

"祝好運,高爾斯基先生!(Good Luck! Mr. Gorsky!)"

在NASA內的許多人員認為他是在對蘇聯的某個太空人打招呼。但是經過查詢,無論在蘇聯或者美國的太空計畫內並無"高爾斯基"這個人。多年來許多人質疑阿姆斯壯有關"祝好運,高爾斯基先生!"這句話的意涵,但是阿姆斯壯每次都僅以微笑帶過。

1995年7月5日,在佛羅里達州坦帕灣,在回答採訪的問題後,有記者提出這個已經26年沒有解答的問題。因為阿姆斯壯認為高爾斯基先生應該已經過世,所以他覺得他應該可以回答這個問題了。

在1938年,當阿姆斯壯還是個孩子時,住在中西部地區的某個小城鎮。有一天他與朋友在後院打棒球,他的朋友把球擊出,落在他鄰居院子裡的臥室窗口。他的鄰居就是是高爾斯基先生和太太。

當阿姆斯壯走過去俯下身來拿起球時,年輕的阿姆斯壯聽到高爾斯基太太在吼罵她的先生。 "上床!你想上床?好啊,你可以跟我上床,只要隔壁那個小鬼能在月球上漫步!(Sex! You want sex?! You’ll get sex when the kid next door walks on the moon!)"

真實故事。

------------------

PS:原來的笑話還煞有介事的註記為"真實故事",不過NASA的官方說法已經確實說明這不是真的,並且清楚說明那是阿姆斯壯大約在1994年在加州第一次聽到一個喜劇演員 Buddy Hackett 所講的笑話:

In any case, I think we can take this statement by Eric M. Jones, editor of NASA's Apollo 11 Lunar Surface Journal, as the official and final word on the Gorsky affair:

During November 1995, a clever (and slightly risqué) story was widely circulated on the Internet concerning a statement Neil is supposed to have made during the Apollo 11 EVA. At the suggestion of several readers, let me state that Neil never said "Good luck, Mr. Gorsky" at any time during the mission. Indeed, on November 28, 1995, Neil wrote, "I understand that the joke is a year old. I first heard it in California delivered by (comedian) Buddy Hackett."

2009年9月3日 星期四

八八風災的"台北觀點"

(PS:本文內的電台對話是我憑記憶的大致內容,並非逐字騰打,口氣也有些不同。請明鑑。)

前幾天早上我開車聽飛碟電台,在飛碟早餐的節目中聽到主持人唐湘龍跟一位來賓討論有關八八風災的事情:

"山區那些危險的地方,是不是就不要住了,就遷村嘛..."

然後不知怎的,就談到縣市長的責任問題。

大概就是說,有些縣市長做得很好很多,可是因為不會宣傳,所以反而連任選不上。

"你看他(黃大洲)在任內做那麼多,結果還不是沒上!"節目內兩人侃侃而談"大家現在在台北市享受的,大部分都是黃大洲任內的政績,尤其是基隆河截彎取直..."

聽到基隆河截彎取直這個話題,開著車去公司的我瞬間豎起耳朵聆聽。

"那真的是他很重要的政績。當年的截彎取直讓排水更加順暢,更不會淹水;而且哪有現在的河濱公園、自行車道,還有你看大直河濱現在那麼高檔的房地產..."

接下來我因為到公司停車了,所以接下來的廣播沒聽到他們講些什麼。

我的一點看法:那完全是台北觀點、以管窺天式的看法!

別的地方很危險,所以要遷村,無論那裡的人民對土地感情多深嗎?
台北就很安全?

我們把時間拉回三百多年前。

郁永河,字滄浪,中國浙江仁和(杭州)人。康熙31年(1691)年開始任於閩知府的幕賓,於期間曾遊遍福建各地。康熙35年(1695年)福州火藥庫失火,硫磺、硝石燒毀。郁永河即於1696年-1697年之間奉命由福建前往台灣台北採硫,並將其九個月在台紀事於1698年寫成《裨海記遊》。該書為首部詳細記載台灣北部人文地理的專書。

我們看看郁永河在其台灣遊記"裨海紀遊"中是如何記錄剛到台北時所看到的景象:

「由淡水港入,前望兩山夾峙處,曰:甘答門,水道甚隘,入門,水忽廣,漶為大湖,渺無涯矣」。(從淡水港進入,看到前方有兩座山相夾的地方,稱為「甘答門」(關渡),水道非常狹窄,進入了甘答門後,水面突然寬廣,像一個大的湖泊一樣,看不到邊界。)

康熙三十三年(西元1694年)4月24日,台北地區發生地震規模高達芮氏七級的大地震,發生地點則是在台北的新店或金山斷層。之後大小餘震不斷,將近一個月。

該地震讓台北盆地多處土地瞬間液化,產生了深達三至四公尺,面積超過30平方公里以上的「台北大湖」。其範圍包含現今基隆河下游及其北側河道、社子島、關渡平原的一部份。後因潮汐影響,沈積物增多、降雨量減少和人為的拓墾,該湖才慢慢消失。不過,今社子島仍受大湖影響。

(參考資料:Wiki百科項目: 郁永河裨海紀遊康熙台北湖1694年康熙大地震。)

由一個300年前的政府官員幕僚來台灣出公差的非正式行程紀錄中,各位的感覺如何?

再提供一個2007年的論文給各位參考:"山腳斷層再活動對於台北盆地內地形變化之探討"。沒空的可以只看看該網頁內的中文摘要即可。

台北看起來危不危險?

再來,早期台北超抽地下水導致地層下陷,禁止後總算阻止了進一步的沉陷。可是,早就是低窪區域的台北更低窪了。

看看一個舊地名:

汐止:
清道光年間完成的噶瑪蘭通判姚瑩《台北道里記》解釋「水返腳」是一村市,而「水返腳」此名稱的由來乃是因為當時台境北路至此而盡,山海折轉而東出台灣山後,故名曰「水返腳」。《淡水廳志》亦記載:「水返腳,謂潮漲至此也」說明此「汐止」之名乃是因為淡水河之潮汐若滿潮,恰好漲到此地為止,剛好可乘小船出海,故名曰「汐止」。

汐止的位置請各位看看台北地圖,基本上不是在出海口附近哦!

所以,台北市如果淹水其實是天經地義的事,沒常常淹水的原因在於:

1.二重疏洪道。

2.砸大錢的200年洪水周期堤防。

3.員山子分洪道。

4.一堆抽水站。尤其是其中號稱東南亞抽水能力最強的玉成抽水站。我記得當時的宣傳是,玉成抽水站可以在不到半分鐘內抽乾一個標準游泳池的水。

我之前已經有相關討論的文章:廣廈千萬日,家園夢碎時...水淹新市鎮神話,請撥冗閱讀。

我只想告訴各位,因為台北有大量的經費,可以奢侈的沿河邊興建200年洪水周期堤防的超高堤防,徹底的把都市跟河流隔開,讓台北市成了一個超大的"水監獄"--不僅監禁河流的水,也同樣監禁落在台北市地表上的大量雨水。而已經高度水泥化的土地吸收不了的超級多的地表逕流,因為已經被這個水監獄關在台北市內無法排放至河流,所以只好依靠抽水站跨界越獄,跨過那個水泥的牢籠,奔向大海的自由。

所以結果已經可以想像了,如果抽水站失去效用了呢?

請各位用"玉成抽水站"當關鍵字做網路搜尋,看看可以得到什麼結果?結果就是東區大淹水,然後讓原本快要開張營業的京華城超大的五層地下室成了超級大型滯洪蓄水池!

所以這個台北神話可以清醒了。所謂的"首善之區"其實是靠著龐大的經費以及看似堅強其實脆弱不堪的"水監獄"來維持"台北好所在"的假象。

更不要說台北市超級爛的地層地盤,為了這個布丁般軟趴趴的地質,結構設計規範還為此更改了台北地區的共振頻率規範。

台灣哪裡最危險?最會淹水?其實就在台北啊!

那麼,廣播電台裡的台北人啊!請問你們用什麼立場要別人遷村?只因為那些倒楣鬼沒有經費可以大肆興建土木設施來保障他們的身家安全嗎?

還敢拿那種房地產炒作到天價的大直水岸第一排大樓豪宅來歌頌讚美基隆河截彎取直的"高瞻遠矚"?

真是夠了。

2009年9月2日 星期三

台南州嘉義郡檜町3丁目49番地

看過"海角七號"的人應該都知道片名的意涵,那其實是日據時代的地名"恆春郡海角七番地"的簡稱,雖然是虛擬的地名,卻仍然引起許多人對於那個時代的一點緬懷。

我73歲的父親也是其中一人。

幾乎已經不去電影院看電影的父母,在當時海角七號大賣座、新聞大力炒作、以及我極力的推薦下,也去電影院湊了一下熱鬧。

看完後,我父親有次見到我,就給了我一個地址:

台南州嘉義郡檜町3丁目49番地。

"這是我們老家在日據時代的地址。"

父親這麼叮嚀著。

也許是要我也記住這個塵封已久的回憶吧?

這個地址,就在現在嘉義市的林森西路上,往東快要到忠孝圓環林務局的旁邊而已。

不過因為當時林森路拓寬拆屋,在我讀幼稚園時就舉家搬遷到民生南路下路頭那邊了,等於是從嘉義北邊搬到嘉義南邊。

那間房子的土地,原本就是林務局的產權。我祖父當時就在該地經營運搬行,聽說還搞得有聲有色。

後來因為應酬飲酒過度,在三十二歲就胃出血英年早逝,當時我父親也才三、四歲的小娃而已。

一家之主過世的家庭,寡母孤兒難免被親戚欺負輕忽,家道從此中落。

所以我父親是半工半讀。晚上讀夜校,白天則是"一人土木包工"。據老人家形容,就是比如說承包水溝工程,就是自己架模板、自己綁鋼筋、自己灌漿。

那個位於49番地的老房子,屋頂是單薄的鐵皮,颱風天就是狂風暴雨中的飄揚,他還得爬上屋頂去用磚塊壓著。

我那營造廠長女出身、家世較好的母親,也常常憶道那個老家的糟糕狀況,說當時還偶而哀怨的歎道怎麼會嫁來住這種破房子?

搬家的時候我才幼稚園,對於這個老家的記憶實在單薄,只能透過父母以及兄姐的描述,去緬懷這個我第一個"家"的點滴。

********

光看門牌"檜町"這個字就可以想見在日據時代的木材產業風采。這個勝景甚至到光復後,讓嘉義市公所為我家面前這條路命名了一個實至名歸的"林森路"。

跟木業相關的運搬行,自然也是個好生意。

所以免不了交際應酬、上酒家之類的行徑。

有天中午在家吃飯,我父親拿著一罐UCC罐裝咖啡,指著上面的日文問我什麼意思?

"カフェ,不就是Cafe(咖啡)嗎?"我想父親大概在考我日文,不過這個算初級的。還好。

"你看,最後這個ェ字寫得比較小,所以要跟前一個假名一起發音Fe,可是很早以前我們不知道這個是外來語,所以把三個假名分開念,就念做カフエ(Ca Fu Ee ,發音大概是"卡夫ㄟ")...."

在一旁的母親馬上插嘴道"カフエ(Ca Fu Ee),不就是酒家嗎?"

不愧是營造廠的長女,識多見廣。

"對,早期在二通(中正路)上很多咖啡廳,就打著カフエ的名號。雖然標榜賣咖啡,但是酒以及女人是免不了的,"父親說道"以前你祖母就常抱怨,說每個月二十多天祖父都到カフエ報到,一堆的カフエ帳單..."

"所以後來大概就喝到胃出血過世了。以前胃出血是沒得醫的,不然一般的病,以我們在經營嘉義藥局的親戚,要拿什麼藥根本不成問題..."

父親拿著那個鋁罐若有所思,然後又一口氣把剩下的咖啡喝完。

"好喝。"

...

所以在父親常自豪做營造的那些年中,幾乎很少去應酬喝酒,我想這件事對他應該有很大的影響吧?

********

山崎富義

每次講到這個老家,總會提到這個日本人。

據父親說,山崎富義是日據時代的林務單位的人員。

祖父經營跟木材相關的生意,自然也跟林務單位有往來。

後來祖父過世,該單位想要討回我們這個老家的土地,這表示寡母孤兒就要露宿街頭了。山崎富義就私下偷偷教我祖母,要她帶著五個子女,到承辦人員的面前下跪痛哭爭取同情。

當時的日籍承辦人員好像心也蠻軟的,看到這家子這麼可憐,所以就沒再提索回土地的事。

父親說,山崎富義就是我們家的恩人。

台灣人殺雞是在雞脖子上抹一刀,讓雞血流盡,這樣雞肉才會白皙好吃;而日本人因為不會殺雞,只是用繩子勒死雞隻,但這樣雞肉會帶紅黑,而且不好吃。於是山崎富義有時候就會請我祖母幫忙殺雞,宰完後他拿走雞肉,我祖母就留下雞血以及其他日本人不吃的雞腳、雞血以及內臟等,在戰爭時期物資缺乏,這是很寶貴的食材。

民國69年,山崎富義偕妻來台灣尋訪故人。我清晰的記得,我父親有一天晚上帶著我去旅館見他們。

民國69年的我根本只是個小六學生,面對外國人頗不自在。只見他跟父親用日文聊了一陣,於是我們就離開了。

過了幾天,我父親拿著一個小錦盒,說是山崎富義要送我的禮物。

我打開一看,是個玉石的印章、以及一張日幣萬元大鈔!

當時幣值大概是五(日幣)比一(台幣)吧?所以日幣一萬元約略等於新台幣兩千元,而且當時台幣最大的紙鈔也僅是百元大鈔而已。

對於一個沒啥零用錢的小朋友來說,雖然不能直接花用,可也是個做夢都會笑的金額。

這張萬元大鈔,現在還躺在我的抽屜裡,成為我對這個日本恩人最鮮明的印象。

在他還沒過世前,每年春節,父親還會收到他用工整毛筆字寫的賀年明信片,後面總會註記"(九州)福岡縣 中間市助役 山崎富義"的稱謂。

試著搜尋日本Yahoo,找到下面的資訊:

中間市の概要
1 市の沿革
明治22年5月市町村制施行により中間村と岩瀬村が合併し長津村と称し、大正11年
11月町制を施行し長津町となる。大正13年9月長津町を中間町と改称、昭和7年底井
野村と合併し現在の市域を形成する中間町にいたった。
昭和33年11月(1958年)、県下で20番目に市制を施行し中間市が発足した。
現在人口は、5万人前後に安定し、『元気な 風がふくまち なかま』をテーマに明る
く住みよい都市づくりをめざして大きく飛躍している。

2 位置及び地勢
本市は福岡県の北部に位置し、東と南は北九州市八幡西区に、西は鞍手郡鞍手町及び遠
賀郡遠賀町に、北は遠賀郡水巻町にそれぞれ接し、北九州市経済圏の構成員として発展を
続けている。
市域は、ほぼ中央を南北に貫流する1級河川遠賀川によって東西に2分されている。
東部地域は北九州市との境に沿った丘陵地帯とそれぞれを背景とした台地が半分を占め
住宅地域を形成している。また平坦地は、市街地と住宅地からなり全人口の90%がこの
東部地域に集中している。
西部地域は、ところどころに低い台地がみられるが、広い沖積平野が広がっている。そ
のほとんどは農耕地であり、一部には市の振興方針による工業団地が立地している。
面 積 15.98 k㎡ 極 東 東 経 130°44′ 40″
周 囲 25.20 km 極 西 東 経 130°40′ 15″
東 西 6.98 km 極 南 北 緯 33°48′ 03″
南 北 4.45 km 極 北 北 緯 33°50′ 20″

3 中間市の消防組織
(中略...)

庶 務
1 歴代消防長
(平成21年4月1日現在)

2代 山崎富義
就任年月日:
昭和 42. 8.12
退職年月日:
昭和 46. 8. 7

--------------------------

不知道是否同名同姓的人,不過同住中間市是確定的。而且"市助役"似乎是副市長或者是市長助理,總之應該也是公職就是了。

********

這就是有關"台南州嘉義郡檜町3丁目49番地"的一些過往雲煙。

下次再喝到UCC的罐裝咖啡,大概會再次回憶起有關父親的點滴吧...

2009年9月1日 星期二

金田伊功,過世!(合掌)

OBA。

2009年7月21號,金田伊功老師因為心肌梗塞過世,享年57歲。

金田伊功的Wiki資料
金田伊功的公式網站:金田式

說起宮崎駿、庵野秀明等人,我想稍有涉獵動畫的同好,大概都耳熟能詳,但是說起金田伊功,很多人都一副"莫宰羊"的表情。

這也難怪,比起上述兩人"監督"的光環,金田伊功到死都是一個原畫師,頂多做過幾部動畫的作畫監督、分鏡表及OP(片頭,opening)監督而已。

原畫師?可能大家會想,一個原畫師有啥了不起的?宮崎駿以及庵野秀明基本上也都是原畫師起家的,但是後來都做到監督在這個圈子發光發熱;尤其雖然在"風之谷"時代因為畫人物原畫糟糕到被宮崎駿罵的狗血淋頭,卻也畫出後來在動畫史上留名的"巨神兵攻擊"原畫片段、後來被稱為"天才原畫師"的庵野秀明也轉行做出"福音戰士"這部超爭議的電視動畫巨著。

那麼金田伊功呢?

動畫的魔術師,金田伊功 Part1

動畫的魔術師,金田伊功 Part2

這應該是最近才製作的專輯,紀念及討論金田伊功的專輯。這是部討論金田伊功技法的電視節目特輯(而且應該不是最近的,因為節目中那個宅王之王-岡田斗司夫顯然還是個大胖子,照講他今年應該已經變瘦很多了才對(還出書講他的減肥歷程呢))。日文發音,不過頗有參考價值。重點是標題:

"動畫的魔術師,金田伊功"。我覺得這是個極為貼切的評語。

在70年代的日本動畫,通常帶著極為強烈的兒童取向,但是當時金田伊功便以"大膽誇張的人體姿態"、"跳躍畫面"等獨特的技法,讓製作經費極為拮据的日本"貧乏動畫"有了可以稱道的經典畫面以及不可思議的律動感。


銀河旋風 ブライガーOP


機甲創世紀 モスピーダ OP (此部動畫我的舊文章有提及,請參考)

更多的金田伊功原畫片段,請參考Youtube搜尋結果。

許多後來的動畫人都坦承受到金田伊功的影響而進入這個行業。

我印象中的金田伊功一開始也是最深刻的是,當時日本的動畫雜誌NewType在宣傳"幻魔大戰(1983,wiki資料)"時斗大的"金田伊功"的名字,所以我反倒對人物設定的"大友克洋"以及監督"林太郎"沒啥印象,不知道金田伊功只是個原畫師而已,幹麻打他的名字作為宣傳?

後來看了動畫、後來年紀漸長、後來閱讀許多資料,才知道這部片整個作畫風格受到金田伊功多大的影響。

(抱歉Youtube的那段影片因為版權宣告被關了,所以...)

以配樂襯底的幻魔大戰片段,注意那幾個超能力戰士屌到不行的pose、尤其那隻大幻魔"火焰龍",更是金田伊功的手本戲!這種表現法在後來的日本動畫頻頻出現,就好像"超時空要塞"的"飛彈亂射"讓作畫監督板野一郎得到"板野馬戲團"的封號,金田伊功的技法在日本也被稱為「金田流」,其中包含金田パース(點選看圖片)(金田透視,"透視"英文perspective的片假名拼音為パースペクティブ,取前兩個字"パース")的具有魄力的透視法;被稱為金田姿勢(金田ポーズ)的人物之軀體誇張彎曲技法;被稱為金田效果(金田エフェクト)的光束、煙霧與爆炸方式;被稱為金田光(金田びかり)對光線獨特的描寫等。

注意宮崎駿的動畫中,"風之谷"、"天空之城"、"龍貓"、"魔女宅急便"、"紅豬"、"魔法公主"等六部動畫也有金田伊功的原畫參與,有興趣的可以自行找找看哪個畫面是金田伊功的原畫。

金田伊功的過世,代表個人風格極濃烈的原畫師時代也到另一個段落了吧?今後日本動畫又將以何種面目呈現?

合掌。一路好走,金田伊功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