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4日 星期三

奇異的生日恩典

還是有關蕭哥哥的事。

我在"蕭哥哥的告別式"有提到我在去年1/29日去探望他。

事實上,那天是我的生日。

誕生的喜悅與死亡的陰影交會在同一天,實在不是可以輕鬆以對的沉重。

前陣子有個朋友剛好也碰到很類似的狀況。

讓我有了想動筆的念頭。

藉著文章,寫出這段剛剛塵封的過往。

沒有什麼比死亡這件事更能對人生有更透徹的理解。以及領悟。

這無關哀痛,而是一個奇異的生日恩典。

一個好朋友用生命所給予的生日禮物。

****************

2008/01/28。晚上。

雖然處於不景氣的風暴中,我晚上有時候仍舊會待在辦公室中看看書、上網瀏覽資料、學學軟體。

或者發發呆。

沒啥工作,所以也沒有業主會晚上打電話來催圖。

所以當有人打電話進來時,我是很優閒的拿起話筒接聽的。

"喂?"

是個女性的聲音。

"請問是洪先生嗎?你好,我是蕭家賜的太太。"

"啊!蕭太太妳好!"

蕭太太我只有見過一面,那就是在蕭哥哥結婚時,在新竹煙波飯店的婚宴上,總之就是看到蕭哥哥旁、穿著婚紗的幸福女人。

"蕭哥哥終於也結婚了呢!"

當時一起參加的東海幫好友們都這麼揶揄著。

大概也僅有"蕭太太"這個印象而已。

所以對方報出這個名號時,我稍微遲疑了一下。

"抱歉這麼晚打擾你,因為家賜不想驚動大家,所以要我私下打電話給幾個好朋友以及師長..."

啊?什麼....

"是這樣的,家賜去年底發現罹患胰臟癌,現在已經是末期了;而且轉移併發肺癌,身子骨不好,無法親自打電話..."

我腦子裡瞬間轟得炸開。

怎麼可能?

蕭哥哥在服役時是甲種體位,而且聽說還是特種部隊之類的。

就算比我大了幾歲,體格可比我好太多了!

"蕭太太"我打斷她的話"請問我可以上去探望他嗎?"

"雖然家賜說不要叨擾你們,可是我個人是希望你們這些好朋友可以去看看他,幫他打打氣..."

"也許...他會比較有心力對抗癌症。"

蕭太太嘆了口氣,"可是,因為家賜身體狀況不好,我怕公婆會因為心疼孩子勞累而婉拒朋友到訪。"

"啊?那麼...請問,蕭哥哥現在是在醫院嗎?如果要去看他..."

"家賜目前在桃園蘆竹老家休養...不過我可以給你他大哥的電話,也許大哥會同意讓你們去看他也說不定"

"那麼請給我大哥的聯絡方式。"

蕭太太給了我電話號碼以及住址。

"還有,家賜有一些師長及同學我因為沒有電話號碼,連絡不上..."

"沒問題,我幫妳連繫!請妳也要保重!"

電話掛上。

一片混沌。

下班回家後跟老婆說了這件事,然後還說明天我想去看看他,辦公室的事務就麻煩她了。

破曉。1/29。

在家裡先匆匆了準備幾罐我平常在吃的靈芝膠囊當伴手禮,然後打了蕭大哥的電話。

"喂!請問是蕭大哥嗎?你好,我是蕭家賜的學長..."

說明來龍去脈,還有我想去探望蕭家賜,不知可否。

"哦...我知道了!家賜~~~!你學長要來看你,可以嗎?"

顯然蕭家賜在蕭大哥附近。

話筒遠端傳來有氣無力的回應,不過答案聽起來依稀是肯定的。

"家賜說歡迎你來。你知道怎麼走嗎?...."

蕭大哥給了我一些指引。

我趕忙搭上高鐵。

目標,桃園。

桃園高鐵站有點偏僻,所以當我搭計程車到蘆竹時,大概花了三百多塊車錢。

下車後,拿著指示在巷弄裡繞來繞去。不過顯然是個很奇特的地方,看來很多現代透天住宅的地方,走個幾步竟然碰到竹林。竹林後面似乎又有一間看來像鄉間別墅的三層樓紅色樓房。

我看到蕭哥哥站在房子大門口,正指揮兩個工人從貨車上搬下氧氣筒。

那棟房子...!我認出來了!

那是在東海時蕭哥哥拿給我看過的圖面。

當時的他意氣風發的給我們看他的設計圖,說這是他幫老家設計的新住宅圖面。

還花了點時間說明他如何在地下室安排他自己設計的簡易平面機械式停車位。

房子建起來了。

不過,人變了。

蕭哥哥變得好瘦!

雖然還不到皮包骨的程度,不過一向看慣的蕭哥哥模樣,遠遠望去簡直就像老了二十歲的老頭兒。

那樣的虛弱。

我向他打了招呼。

他看起來精神似乎不錯。

"嗨,歡迎你來!"

蕭哥哥一邊指揮工人搬氧氣筒,一邊招呼我入內。

客廳坐定。蕭哥哥的母親也來打招呼。

"很高興你來"蕭哥哥說著"前幾天我狀況不好,如果你那時候來我就沒法招呼你了。剛好今天我身體比較舒服,於是在外頭曬曬太陽..."

蕭哥哥一邊慢慢的說著,遞上口罩示意我戴上。

"抱歉,醫生說我的抵抗力比較差...還有我現在呼吸系統不好,必須時常帶氧氣罩...請見諒"

一邊幫自己戴上氧氣罩呼吸。

"怎麼...會這樣?"我問道。

"唉...我每天工作大概都十幾小時,公事以及家事...我想大概是累出來的病.."

"去年九月,因為胃痛去醫院,但治療效果一直不好..."

"後來不痛了,可是過陣子又開始不舒服,於是我做了檢查,才發現是胰臟癌..."

"胰臟附著在胃臟的後面,很難察覺病灶。早期胰臟癌不會痛,即使發覺有異也常被誤判為胃臟的問題..."

"等到發現時,胰臟癌通常都是末期了..."

蕭哥哥慢慢的敘述著。

沉靜的,彷彿不是他生病。

"現在罹病,好多人都給我偏方,可是我都不太理會。"

"我自己會上網搜尋資料,我也遵照醫生的指示治病。我不會認輸的!"

蕭哥哥打起精神的說。

彷彿回到研究所時代、那個凡事追根究柢的蕭哥哥。

"對啦!就是要這樣才對!"

我幫忙附和打氣。

"你知道嗎?今天是我生日。我從嘉義來桃園拜訪,用生日來幫你加持,你一定沒問題的!"

"雖然你不相信偏方,不過我還是要建議多吃鹼性食物,因為據報導,身體呈酸性比較容易得癌症..."

"還有,這個靈芝要多服用,對身體健康有幫助..."

我像極了在路邊賣藥的江湖郎中,拼命的向蕭哥哥推薦我的偏方。

當下的我還真的認為,只要蕭哥哥肯聽我的建議,一定可以戰勝癌症的。

"哈...謝謝...有你的生日加持,沒問題的。"

蕭哥哥當天精神還不錯,跟我聊了一個多小時。

不過聊了許久,蕭哥哥開始無精打采起來。

"阿抱歉,我要休息了...實在有點累,因為肺癌的緣故,我的肺功能僅剩百分之三十..."

"沒關係,你休息!加油!"

我辭別了走向房間休息的蕭哥哥,再向伯母道別。

我完全沒有意識到,那是蕭哥哥最後的背影。

回嘉義後,我連忙打電話給蕭哥哥的同學,也是同在嘉義開業的益源,並請他連繫他的同班同學。

據益源說,他們幾個同學一起去探望時,蕭哥哥狀況緊急住了院。

後來又聽說又出院回家休養了。

直到幾個星期後。

"蕭哥哥過世了..."

益源告知這個壞消息。

我查詢過,胰臟癌是個致死率極高的癌症。

奇蹟並沒有發生在蕭哥哥身上。

我以為,生日許下的願望應該會實現才對...

我以為,對生命、對工作這麼熱情執著的人,應該可以被允許在世上繼續燃燒熱情才是...

我總以為,跟自己歲數相仿的、志同道合的朋友,應該可以偶而的聊聊軍武、聊電腦軟硬體、聊工作的樂趣與苦悶、聊那個永遠學得零零落落的ArchiCAD,胡天說地胡說八道很久很久才對...

************

這件事對我的影響很大。

很多公開的、以及放在心裡面的影響。

其中一件事,是開了這個部落格。

"甲殼師物語"這個部落格,是在2008/3/25開版記錄第一篇文章的。

就在參加3/15號的告別式十天之後。

人生無常。

一直覺得自己沒有時間好好的畫連環劇情漫畫,但是抽空寫個好漫畫劇本總可以吧?

總覺得台灣已經有好畫技的漫畫家了,但是缺乏好劇本,所以爛漫畫一堆。

所以,在閱讀了那麼多文章外,我應該也要常常磨刀。

磨"寫文章"的刀。

這樣以後要寫長篇文章,才會漸入佳境。

而且,可以記錄自己生活、以及腦袋中架空世界的點點滴滴。

即使是生活的點滴,仍舊不要浪費。

滴在桌子上的蜂蜜,就算用手指抿起來抹在吐司上,吃起來仍舊非常的甜美。

我在這個部落格所做的,雖然就僅僅是把滴在桌上的點滴蜂蜜,抹到名為"部落格"的吐司上而已。

但,寄望有一天,可以烘培出,名為"小說/劇本"的豪華麵包。

另外一個影響,是我開始想要找出很久以前的、失聯的好朋友。

不能再讓好朋友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了。

透過網際網路,我聯繫到國小時住在我外公家隔壁的同學。

他是我記憶中的第一個好朋友。

後來他們舉家搬遷,就此失去聯絡。

已經三十幾年不見的好朋友當了醫生,在台北新莊開了一間耳鼻喉科診所。

我們彼此都非常興奮,隔了這麼多年,還能像昨天才告辭的朋友般,很快的恢復熟稔。

當然,這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現在我會回想,去看蕭哥哥最後一面、也是我生日那天的點滴。

雖然表面上是我去探望他、給他鼓勵,但何嘗不是蕭哥哥在生日那天送了我一個生日禮物。

一個名為"生命"的大禮。

他用最後的力氣,給了我這個奇異的生日恩典。

"要努力的生活下去!"

我已經不能再給他什麼實質的幫助了。

我甚至沒有辦法到他靈前上香,如果讀者看過我先前部落格內的文章,自然可以知道原因。

不過,我希望把這個熱情,傳達給我的朋友。

傳達給正在閱讀這個部落格的讀者們。

************

提到"奇異恩典",我想,就送各位一首詩歌吧!

一首基督教的讚美詩,也是最常被傳頌的讚美詩。

演唱者是紐西蘭歌手海莉.薇思特娜(Hayley Westernra) ,也是今年高雄世運會邀請的演場者,唱的也是這首歌。

不過因為世運當天錄影的現場收音狀況不佳,所以我在Youtube找出她另一個版本的錄影。

在奇異恩典的天籟中,跟各位道聲晚安。

9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蕭哥哥也在天上看顧我們.....
願主賜福!

匿名 提到...

蕭老師和師母以前都是我的大學老師
本來還想說,明年要去新竹工作
想去順便去看看老師和師母,沒想到...
-
我是無意間路過,發現這個部落格的
蕭老師知道我喜歡畫漫畫
曾提過他有個同學,也是畫漫畫的
我想應該就是你吧:)

看到這篇也覺得算是有緣,就留言打個招呼囉

Jason 提到...

感謝你的留言。

我是喜歡畫漫畫沒錯,不過我是蕭哥哥的學長啊啊啊~~~

不過那不重要。

如果在天上的蕭哥哥知道還有學生仍舊惦記著他,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如果他口中的"他有個同學,也是畫漫畫的"的人指的就是我,我也會很榮幸的。

你的留言對我很重要,因為即令蕭哥哥過世了,他的精神、學識、態度,多少會透過你們這些學生留存在這個世界上。

也許很薄弱,但那終究是蕭哥哥曾經活過的證明。

感謝你。

Jason 提到...

補充:

喜歡畫漫畫的話,就持續的畫下去吧!沒能畫連載的,就畫四格;四格沒時間,就畫單幅或隨性插畫;再沒時間,多看看漫畫的訊息也可以增長見聞。

盡力的燃燒!不要留下遺憾。

匿名 提到...

不太記得蕭老師說的是同學還是學長
不過印象中,聽蕭老師提起的神態,應該是很熟的朋友:p
-
現實生活的壓力,有時真的很難讓人堅持夢想

前幾天無意間看到這部落格
得知老師的死訊
是讓我覺得有點晴天霹靂...

但也讓我想起,上課非常熱忱的蕭老師
老師是個非常喜歡閱讀的人
他得知我在當圖書館義工
自願幫忙很多偏遠小學圖書館做室內設計
幫我們這些義工上課,教我們規劃圖書館動線
...而且分毫不取!甚至捐錢給義工隊!

如果說他是積勞成疾,我真的相信

他是一個這麼充滿熱忱的老師
真的很難令人忘記

但也讓我想要放棄漫畫的念頭打消
因為跟老師對工作及生命的熱忱比起來
我完全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也謝謝你的鼓勵,我會繼續堅持的:D

匿名 提到...

您好,因為重拾畫筆,讓我想起年輕時一起畫畫的夥伴,藉由網路試著尋找失聯的友人。萬萬沒想到蕭家賜已離世一年多…..您的部落格提供我較完整的資訊,閱讀之後,思緒有些混亂。
我是蕭家賜國中同學,國中三年沒跟他說過一句話(我是保守的女生班同學),我們因為喜歡畫,當時的美術老師--林茂老師利用周六下午讓我們在他家裡學畫,老師一股熱忱,不但沒有收學費而且還親自下廚,解決午餐問題。老師帶著我們到郊外寫生,參加校外比賽。蕭家賜永遠都是畫得最好,是美術比賽的常勝軍,在這個領域他可是我當年的偶像呢。懷念那個純樸又美好的年代……
十幾年前因為國中同學會兒聯絡上了(應該是他讀研究所時),國中三年沒講過話的同學竟然可以熟悉的聊家常,對於這個上進又有內涵的同學遲遲未婚,我覺得不可思議,我還試著當紅娘,幫他和我們班未婚的好友拉線。當時月老並不眷顧,也就又蹉跎了幾年。
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好人,念舊又感恩的人。
再次聯絡時,是因為林茂老師病危,家賜連絡當年學畫的同學,我和死黨素璧才有機會去看老師,竟是老人家的最後一面。
最後一次聽到他的聲音是他打電話通知結婚一事,我真替那位有眼光的小姐歡呼,因為家賜絕對是最佳港灣,深深地祝福他們。我因為家中有事,未能參加婚禮甚感遺憾。
這幾年來,孩子已漸長大,世事變換,心情轉折之後日趨平淡,往日一切美好隨著回憶更加深刻難忘,純摯的朋友是越來越少了…………
藉此一隅,抒發對友人的懷念。

寶珠 提到...

(接上留言)感謝您留下這一空間,讓家賜留給人間的美好作一些串連,願蕭太太一切好,勇敢地渡過這個苦難。
衷心祝福她及兩個小孩!

Jason 提到...

寶珠:
上兩篇應該都是你的留言吧?

先謝過了。

我相信,應該還有許多蕭家賜的好朋友、好同學們,以他們各自的方式,在心理供著蕭家賜的位置。

我不敢說我跟蕭家賜"麻吉"到什麼程度,不過個性及興趣相投倒是真的。

而且我跟他是同行,在職場上碰到的問題都很類似,三不五時的電話溝通就算不能解決問題,至少有那種"同在苦難中"的惺惺相惜以及互相取暖。

所以當蕭太太幫蕭哥哥打電話給同學師長交代末事時,很自然的就先打給我了。

也許冥冥中自有安排,要我把蕭哥哥最後的模樣記住,然後用這樣的方式,為蕭家賜無法連繫上的好朋友們,記錄下他最後的身影。

也許有一天,我們會逐漸淡忘掉這種失去好友的悲哀,但是請千萬不要忘了蕭家賜所送給我們的禮物:
要珍惜每一天的活下去,永遠永遠不要忘了生命的熱情。

我在這個部落格曾經寫過,我們已經不可能祭拜蕭哥哥的牌位或者墓碑了。

但是,我可以在這裡樹立一個蕭哥哥的墓誌銘。

以我自己的方式。

在這個部落格的一隅,謹獻給所有懷念蕭家賜的好朋友們。

寶珠 提到...

Jason:
再度感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