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日 星期三

台南州嘉義郡檜町3丁目49番地

看過"海角七號"的人應該都知道片名的意涵,那其實是日據時代的地名"恆春郡海角七番地"的簡稱,雖然是虛擬的地名,卻仍然引起許多人對於那個時代的一點緬懷。

我73歲的父親也是其中一人。

幾乎已經不去電影院看電影的父母,在當時海角七號大賣座、新聞大力炒作、以及我極力的推薦下,也去電影院湊了一下熱鬧。

看完後,我父親有次見到我,就給了我一個地址:

台南州嘉義郡檜町3丁目49番地。

"這是我們老家在日據時代的地址。"

父親這麼叮嚀著。

也許是要我也記住這個塵封已久的回憶吧?

這個地址,就在現在嘉義市的林森西路上,往東快要到忠孝圓環林務局的旁邊而已。

不過因為當時林森路拓寬拆屋,在我讀幼稚園時就舉家搬遷到民生南路下路頭那邊了,等於是從嘉義北邊搬到嘉義南邊。

那間房子的土地,原本就是林務局的產權。我祖父當時就在該地經營運搬行,聽說還搞得有聲有色。

後來因為應酬飲酒過度,在三十二歲就胃出血英年早逝,當時我父親也才三、四歲的小娃而已。

一家之主過世的家庭,寡母孤兒難免被親戚欺負輕忽,家道從此中落。

所以我父親是半工半讀。晚上讀夜校,白天則是"一人土木包工"。據老人家形容,就是比如說承包水溝工程,就是自己架模板、自己綁鋼筋、自己灌漿。

那個位於49番地的老房子,屋頂是單薄的鐵皮,颱風天就是狂風暴雨中的飄揚,他還得爬上屋頂去用磚塊壓著。

我那營造廠長女出身、家世較好的母親,也常常憶道那個老家的糟糕狀況,說當時還偶而哀怨的歎道怎麼會嫁來住這種破房子?

搬家的時候我才幼稚園,對於這個老家的記憶實在單薄,只能透過父母以及兄姐的描述,去緬懷這個我第一個"家"的點滴。

********

光看門牌"檜町"這個字就可以想見在日據時代的木材產業風采。這個勝景甚至到光復後,讓嘉義市公所為我家面前這條路命名了一個實至名歸的"林森路"。

跟木業相關的運搬行,自然也是個好生意。

所以免不了交際應酬、上酒家之類的行徑。

有天中午在家吃飯,我父親拿著一罐UCC罐裝咖啡,指著上面的日文問我什麼意思?

"カフェ,不就是Cafe(咖啡)嗎?"我想父親大概在考我日文,不過這個算初級的。還好。

"你看,最後這個ェ字寫得比較小,所以要跟前一個假名一起發音Fe,可是很早以前我們不知道這個是外來語,所以把三個假名分開念,就念做カフエ(Ca Fu Ee ,發音大概是"卡夫ㄟ")...."

在一旁的母親馬上插嘴道"カフエ(Ca Fu Ee),不就是酒家嗎?"

不愧是營造廠的長女,識多見廣。

"對,早期在二通(中正路)上很多咖啡廳,就打著カフエ的名號。雖然標榜賣咖啡,但是酒以及女人是免不了的,"父親說道"以前你祖母就常抱怨,說每個月二十多天祖父都到カフエ報到,一堆的カフエ帳單..."

"所以後來大概就喝到胃出血過世了。以前胃出血是沒得醫的,不然一般的病,以我們在經營嘉義藥局的親戚,要拿什麼藥根本不成問題..."

父親拿著那個鋁罐若有所思,然後又一口氣把剩下的咖啡喝完。

"好喝。"

...

所以在父親常自豪做營造的那些年中,幾乎很少去應酬喝酒,我想這件事對他應該有很大的影響吧?

********

山崎富義

每次講到這個老家,總會提到這個日本人。

據父親說,山崎富義是日據時代的林務單位的人員。

祖父經營跟木材相關的生意,自然也跟林務單位有往來。

後來祖父過世,該單位想要討回我們這個老家的土地,這表示寡母孤兒就要露宿街頭了。山崎富義就私下偷偷教我祖母,要她帶著五個子女,到承辦人員的面前下跪痛哭爭取同情。

當時的日籍承辦人員好像心也蠻軟的,看到這家子這麼可憐,所以就沒再提索回土地的事。

父親說,山崎富義就是我們家的恩人。

台灣人殺雞是在雞脖子上抹一刀,讓雞血流盡,這樣雞肉才會白皙好吃;而日本人因為不會殺雞,只是用繩子勒死雞隻,但這樣雞肉會帶紅黑,而且不好吃。於是山崎富義有時候就會請我祖母幫忙殺雞,宰完後他拿走雞肉,我祖母就留下雞血以及其他日本人不吃的雞腳、雞血以及內臟等,在戰爭時期物資缺乏,這是很寶貴的食材。

民國69年,山崎富義偕妻來台灣尋訪故人。我清晰的記得,我父親有一天晚上帶著我去旅館見他們。

民國69年的我根本只是個小六學生,面對外國人頗不自在。只見他跟父親用日文聊了一陣,於是我們就離開了。

過了幾天,我父親拿著一個小錦盒,說是山崎富義要送我的禮物。

我打開一看,是個玉石的印章、以及一張日幣萬元大鈔!

當時幣值大概是五(日幣)比一(台幣)吧?所以日幣一萬元約略等於新台幣兩千元,而且當時台幣最大的紙鈔也僅是百元大鈔而已。

對於一個沒啥零用錢的小朋友來說,雖然不能直接花用,可也是個做夢都會笑的金額。

這張萬元大鈔,現在還躺在我的抽屜裡,成為我對這個日本恩人最鮮明的印象。

在他還沒過世前,每年春節,父親還會收到他用工整毛筆字寫的賀年明信片,後面總會註記"(九州)福岡縣 中間市助役 山崎富義"的稱謂。

試著搜尋日本Yahoo,找到下面的資訊:

中間市の概要
1 市の沿革
明治22年5月市町村制施行により中間村と岩瀬村が合併し長津村と称し、大正11年
11月町制を施行し長津町となる。大正13年9月長津町を中間町と改称、昭和7年底井
野村と合併し現在の市域を形成する中間町にいたった。
昭和33年11月(1958年)、県下で20番目に市制を施行し中間市が発足した。
現在人口は、5万人前後に安定し、『元気な 風がふくまち なかま』をテーマに明る
く住みよい都市づくりをめざして大きく飛躍している。

2 位置及び地勢
本市は福岡県の北部に位置し、東と南は北九州市八幡西区に、西は鞍手郡鞍手町及び遠
賀郡遠賀町に、北は遠賀郡水巻町にそれぞれ接し、北九州市経済圏の構成員として発展を
続けている。
市域は、ほぼ中央を南北に貫流する1級河川遠賀川によって東西に2分されている。
東部地域は北九州市との境に沿った丘陵地帯とそれぞれを背景とした台地が半分を占め
住宅地域を形成している。また平坦地は、市街地と住宅地からなり全人口の90%がこの
東部地域に集中している。
西部地域は、ところどころに低い台地がみられるが、広い沖積平野が広がっている。そ
のほとんどは農耕地であり、一部には市の振興方針による工業団地が立地している。
面 積 15.98 k㎡ 極 東 東 経 130°44′ 40″
周 囲 25.20 km 極 西 東 経 130°40′ 15″
東 西 6.98 km 極 南 北 緯 33°48′ 03″
南 北 4.45 km 極 北 北 緯 33°50′ 20″

3 中間市の消防組織
(中略...)

庶 務
1 歴代消防長
(平成21年4月1日現在)

2代 山崎富義
就任年月日:
昭和 42. 8.12
退職年月日:
昭和 46. 8. 7

--------------------------

不知道是否同名同姓的人,不過同住中間市是確定的。而且"市助役"似乎是副市長或者是市長助理,總之應該也是公職就是了。

********

這就是有關"台南州嘉義郡檜町3丁目49番地"的一些過往雲煙。

下次再喝到UCC的罐裝咖啡,大概會再次回憶起有關父親的點滴吧...

6 則留言:

微醺強尼 提到...

感動する~

Jason 提到...

強尼老兄,很謝謝你的指教。
本部落格很少人留言,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有誰在閱覽。
只是要跟大家說,就算是簡單幾個字的感動,也能讓我有繼續寫下去的動力。
希望可以看到你的(也是我們這些期待好久的準食客們的)理想能夠早日實現。

匿名 提到...

「檜町」,很有feel的名字,希望大家不要忘記它。充滿人情的故事,希望台日之間的友誼能長存下去。
說到這,很不好意思,來踢館一下。
「台南州嘉義郡檜町3丁目49番地」的「嘉義郡」應該是「嘉義市」。
日本時代的行政區劃「市」和「郡」同級,互不隸屬。
「嘉義郡」管轄:嘉義街、大林街、水上庄、民雄庄、新巷庄、溪口庄、小梅庄、竹崎庄、番路庄、中埔庄、大埔庄、蕃地。
「嘉義街」在昭和5年(1930年)施行市制,成為「嘉義市」,同時脫離「嘉義郡」,雖然「嘉義郡役所」仍設在嘉義市。
日本時代台南州施行市制的除了州廳所在地的台南市,另一個就是嘉義市,所以從這裡也可以看出嘉義市的重要性。如此的重要性應該跟版主的故鄉,林業的中心地「檜町」有很大的關係吧。

Jason 提到...

匿名兄:(抱歉不知性別,錯了請見諒)

謝謝你的留言。在這裡的每一個留言我都很重視。尤其我這個部落格不是為名為利,網址大概也只有朋友間知道。

很感謝你的指正!因為這個地址是父親給我的,如果如你所說在昭和5年升格的話,我父親出生於昭和11年(1936,民國25年),然後小學沒畢業戰爭就結束了,我想當時的父親除了為課業以及生活所苦外,再來就是拼命躲空襲了。搞不好當時老家的門牌一直沒換也說不定啊....

所以我想,老人家對這件事沒印象應該是可以理解的。

總之還是很感謝你,你提供的資料對於我父親的老家記憶這件事很重要!再次謝謝你!

秀芷 提到...

原來UCC罐裝咖啡上的日文字,念錯會是酒店啊!(眼光看向剛買來的那一箱UCC罐裝黑咖啡)

Jason 提到...

啊~~可能是我跳躍的太快,讓秀芷妳誤會了。

應該這麼說,原本咖啡廳在日據時代會在招牌上標示外來語的「カフェ(Cafe)」表示新潮。然而,因為對台灣來說這是新玩意,加上有邊讀邊就把「カフェ」中的第三字當成大寫,於是就成了「カフエ(分開念成 Ca Fu Ee)」。

而這種時髦新潮的店怎麼可能只賣咖啡呢?酒跟陪酒的女人是不缺的,於是當時的人就把「カフエ」跟酒家畫上等號。我外祖父也是開營造廠的,自然也常跑那種地方,所以我母親自然也會知道「カフエ」是什麼地方。

現在恐怕沒多少人知道「カフエ」是什麼了。而我也是因為聽了父親這席話,才想要把父親的事情寫下來的。

無論如何,UCC是無辜的啊!敬請安心飲用~~~(惶恐)